导航菜单

外媒披露多哥反恐前线见闻:恐怖分子就在不远处-世界上最大的鸟

新冠肺炎疫情并没有让各国军队和武装组织停下脚步。在马里、尼日尔和布基纳法索,袭击和交火仍然在不断造成伤亡。据很多外国和当地安全部门人士透露,科特迪瓦、多哥或贝宁的很多村庄,都被一些小规模武装团伙和激进的极端分子掌控了。

田野里农民们在浇灌高粱和玉米,也期盼着第一场雨的到来。多哥最北部的延博阿特,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。很难想象,在30公里外的边境另一侧,也就是布基纳法索的东南部,恐怖分子和武装组织占山为王。暴力活动变成常态,没有逃离该地区的警察、医生或教师经常遭到围捕和杀害。

今年2月,在大选中谋求连任的多哥总统纳辛贝在北部较大城市达庞曾表示:“恐怖主义威胁是切实存在的,压力也很大……我们每天都能感觉到压力又大了一些。”当天他从650公里外的首都洛美乘直升机抵达达庞,而这里已经成了外国游客或人道主义者的“禁入区”,主要是因为2019年2月一名西班牙神父在邻近的一个布基纳法索的边境检查站被杀害。

参考消息网5月26日报道 法新社5月21日发布文章,介绍了位于西非国家多哥反恐前沿地区的情况。现将文章编译如下:

外媒披露多哥反恐前线见闻:恐怖分子就在不远处

一位法国军方人士匿名解释说:“多哥北部成了这些圣战分子的绿区,在经过长期行动后可以到这里歇脚,或者当布基纳法索军方压力大的时候也可以撤退到此处休整,直接混入当地百姓之中。”

在一堆沙包掩体后面的一棵树下面铺着毯子,这里算是临时指挥中心,几名全副武装的士兵默默地盯着来来往往的村民,他们或步行或骑自行车跨过多哥与布基纳法索的边界。在这里,只有一条干涸的河床将两国隔开。

多哥北部的一个临时反恐指挥中心(法新社)

农民和商贩依然在两国之间往来,尤其是每周二有集市的时候。当地居民肩上扛着锄头、斜倚着自行车的阿卜杜拉耶·莫西小声说道:“他们就在不远处。他们经常到我们这里修摩托车。他们才不会对你说自己是恐怖分子,但我们知道。”

自2014年布基纳法索总统孔波雷下台后,布基纳法索人也开始出现马里人那样的混乱,而利比亚陷入内战更加剧了这种局势。隶属于“基地”组织和“伊斯兰国”组织的一些恐怖分子,大有向更南部扩张的趋势,直至一些几内亚湾沿岸国家,如多哥、贝宁、加纳和科特迪瓦。

多哥目前还没有受到波及,但是面临着渗透和与日俱增的威胁,为防止恐怖袭击要与时间赛跑。据多哥军方的秘密资料显示,目前在与布基纳法索边境地区,多哥部署了近700名官兵,执行一项始自2018年9月的军事任务。

这些官兵盯着一条绵延近百公里的边境线,西起加纳东至贝宁。在这个远离发达沿海地区的北部偏远地区,多哥政府基本上处于缺位状态,茂密的森林正在成为恐怖分子绝佳的避难所。